日本化学贸易商博客

日本化学贸易商博客

我们将在化学贸易业务中更新“每日发现”,内容主要是关于日本与亚洲的化学工业信息。
如果这对您的业务有所帮助,我们将深感万分荣幸!

日本房贷利率创历史新低

新年好!衷心祝愿本博客读者在2015年里鸿运当头。
日本国内虽然圣诞节不休假,但在岁末年初却有完整的假期。今年的日历在周末和节假日的编排上很给力,好多公司都是九连休(12月27日至1月4日)。昨天是新年第一天。
据日本经济新闻12月31日报道,日本三大银行的房贷利率(10年期固定型)降至0.9~1.2%,创造了历史最低记录。
据最近购房的朋友说,作为网络专业银行的索尼银行,其房贷利率目前好像已下调至0.5~0.6%左右。
这一现象反映了日本不会承担风险而借钱的趋势。
截至今日,10年期国债的利率为0.285%,创下了历史新低,而关键的贷款利率却如此走低,看来银行的经营也势必会吃力。

黄油短缺

最近,日本全国正面临黄油短缺,外国的读者或许会感到吃惊吧。
随便走进日本的一家超市,您会发现黄油断货或售价比以前贵很多。

造成黄油短缺的直接原因有:奶农高龄化及乳品业利润微薄导致接班人缺乏,造成奶农人数减少;去年夏天的酷热气候对北海道奶牛的健康造成影响(乳腺炎肆虐),造成怀孕母牛数量降低,使原奶产量减少。

日本农林水产省于2014年5月紧急进口7000吨黄油,并于11月末出售给乳品制造商,相信这一措施将在某种程度上缓解黄油的短缺。
这样,圣诞节期间的黄油供应基本可以得到满足。为保护日本奶农的利益,政府制定了各种限制乳制品进口的法规。姑且不谈其利弊,现行政策任由黄油短缺问题越发严重,直至消费者市场出现短缺,农林水产省对此应该反思。

在日本,由农林水产省监控下的行政机关专门负责进口黄油。

预计日本2015年的贸易赤字将有所减少

12月4日,由日本贸易公司构成的日本贸易会公布:日本2015财年的预估贸易赤字为10.5万亿日元(约1050亿美元 )。
该预估赤字将较2014财年的11.7万亿日元稍有好转。
然而贸易逆差的趋势呈常态化,从2012财年的7万亿日元到2013财年的11.5万亿日元。

由于暂停核能发电,日本增加了对矿物燃料(煤炭、石油、液化天然气)的进口。然而,从数字上看,日本贸易赤字仅仅增加了3-4万亿日元,可见其正在发生结构性的变化。

在这方面,日本似乎正在步前大英帝国及目前美国的后尘。日本缺乏自然资源,并背着世界上最沉重的政府负债(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),这个问题不容忽略。
政府应废除不必要的限制以吸引国外投资。同时,作为一家出口公司,我们也希望更多优秀的产品能够在日本开发,并出口到世界各地,改善当地人们的生活。这也将增加日本的出口。

穆迪下调日本政府国债评级

12月1日,美国信用评级公司穆迪将日本政府国债的信用等级下调一级,即从Aa3级降至A1级。日本7-9月的经济负增长标志着日本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出现经济负增长,而安倍内阁又推迟了第二次的消费税增加,这使得日本的金融重建变得更为困难。

12月2日,穆迪将拥有大量日本政府国债的5家日本银行和2家人寿保险公司(日本生命和索尼人寿)的信用等级下调。

由此,日本政府国债的信用等级已低于中国、韩国、沙特阿拉伯一个等级,和捷克共和国及爱沙尼亚同级。

当然,我认为将债务留给下一代承担是一种怯懦的行为。

日本国内汽车销售额连续4个月下滑

据日本汽车经销商协会网站报道:日本10月份的新车销售数量(新注册的汽车数量)约为40万辆,同比下降近6%,这是7月份以来新车销售数量连续第4个月下滑。
赶在今年4月份实行增加消费税之前的最后需求对汽车的销售仍有所影响。
预计汽车销售额的同比下降趋势在未来仍将持续。

为了在日本这个迅速老龄化的社会卖出更多的汽车,光靠改善现有的型号是不够的,而要开发出具有全新概念的新型汽车。
这种新型汽车可能在欧洲各国等有类似问题的国家拥有市场。
希望日本汽车制造商能再次创造奇迹。

12月开始建设磁悬浮列车

11月27日,JR(日本铁路)东海公司宣布将于12月17日开始建设磁悬浮列车。

该磁悬浮列车计划于2027年投入运营,通过最新的超导磁悬浮技术,从东京到名古屋(285公里)全程仅需约40分钟。
在2045年前,公司希望将磁悬浮列车线路延长至大阪,届时东京和大阪之间的运行时间将仅为67分钟。

我现在住在大阪,每次到东京出差都要花上约两个半小时。
如果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东京,我会非常高兴。
然而,这项工程将耗时31年。等到完工时,我希望自己还是退休了好。

日元贬值刺激日本出口复苏

据财务省11月20日出版的10月份贸易统计公报报道:日本贸易赤字为7,100亿日元(约71亿美元)。
这个数字较上个月减少了2,500亿日元(约25亿美元),较去年则减少了3,900亿日元(约39亿美元)。

受原油价格下跌等影响,汽车、电子设备、化工产品和钢铁的出口同比增长了约10%,而进口同比仅增长了2.7%。

最近,我在与一家船运公司的代表谈话中得知,从日本至新加坡的所有吨位船舶已经预定至12月份。
日元贬值的影响终于开始显现了。

安倍首相解散众议院,大选在即

新的选举!

推迟第二次消费税上调、由安倍首相所领导的自民党似乎很难被拉下马。

然而,正如博客中多次提及,公共支出的肆意挥霍最终将导致通货膨胀。

安培首相想实现每年2%的较为理想的通货膨胀率,但我所担忧的是恶性通胀的风险有多大。

可能推迟消费税再次上调至10%计划

今天,日本经济新闻刊登了一篇题为“可能推迟消费税上调至10%的计划”的文章。
2014年4月,政府将消费税率从5%上调至8%;2015年10月,政府计划将消费税进一步上调至10%。
然而,文章称安倍首相 “基本将推迟执行”消费税从8%上调至10%的计划,并于下周初做出决定。

对此,我感到失望。
很明显,为了偿还日本政府巨额债务,政府必须增加消费税税率,并重新考虑政府的大笔公共支出。
如果丈夫每年只有50,000美元收入,而妻子却每年花费100,000 美元。试问这个家庭能维持多久呢?我们需要增加收入,减少浪费!

黑田火箭筒与日本经济

从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提出令人吃惊的量化加质化宽松(QQE2)的“火箭筒”货币政策以来,已经过去了半个月。
在此期间,日元对美元贬值了6日元,而日经平均股价则上涨了1,500日元。
此外,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了400多美元。

到目前为止的趋势似乎令人欣喜。
但在这种表象的背后,是自从4月份执行上调消费税政策以来,国内经济始终疲软,未有任何改善,而这个“火箭筒”可能为安倍经济学充当“掩护”角色。

虽然现在看来“火箭筒”似乎有些效果,但我并不完全支持这一政治措施,因为我不确定它会将我们引往何处。
我想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一定也有同感。

昨天我时隔许久去了位于北新地的一间酒吧。酒吧老板娘告诉我说今年11月份的客人人数比10月份有所增加。